天宇水處理,專業水處理設備,專注鑄就專業,專業鑄就品質!
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資訊 > 行業新聞

治理地下水汙染已沒有退路

2016-4-12 18:10:46 2103次瀏覽

地下水水質急轉直下,表明單純依靠水體“自我修複”已不可能,地下水的環境承載能力已經超越了臨界點。不要說SA真人的子孫後代怎樣怎樣,地下水汙染形勢之嚴峻、迫切,已經到了SA真人這一代人也無法獨善其身的境地。

水利部最近公開的2016年1月《地下水動態月報》顯示,全國地下水普遍“水質較差”。具體來看,水利部於2015年對分布於鬆遼平原、黃淮海平原、山西及西北地區盆地和平原、江漢平原的2103眼地下水水井進行了監測,監測結果顯示:IV類水691個,占32.9%;V類水994個,占47.3%,兩者合計占比為80.2%。

盡管公眾對地下水汙染不乏直觀了解,但超八成地下水遭受汙染威脅的監測結果,還是讓人驚悚。這意味著,不止地表水已被大麵積嚴重汙染,就連那些視線難以企及的淺層地下水,也難逃汙染魔咒。這也意味著,鑒於水體修複的艱難,地下水汙染的治理遠比地表水體更複雜,尤其是重金屬汙染、持久性有機物汙染很難被傳統水處理工藝消滅。

一味回避問題,或者幹脆交由時間來發揮“自淨”功能,顯然已不太現實。地下水水質急轉直下,表明單純依靠水體“自我修複”已不可能,地下水的環境承載能力已經超越了臨界點,再也沒有平衡點,也等不下去了。不要說SA真人的子孫後代怎樣怎樣,地下水汙染形勢之嚴峻、迫切,已經到了SA真人這一代人也無法獨善其身的境地。

當務之急,一方麵,必須以最嚴厲的措施斬斷汙染企業的隨意超標排放,特別是在重金屬汙染、持久性有機物汙染方麵,更要毫不猶豫采取措施,並確保落實,先改變汙染不斷加劇的趨勢。此前媒體曝光的某地多家企業“將汙水排到1000多米水層汙染地下水”等情形,必須徹底鏟除,任何來自權力與資本的阻撓,都不應該動搖治理決心。

與治理霧霾一樣,對那些心存僥幸、欺上瞞下的市場主體,理應采取最嚴厲的罰則,甚至可以研究製定退出機製,使土壤和水免於遭受更嚴重的汙染。政府監管部門也應該負起責任來,既不能敷衍塞責,采用應付、糊弄的做法,默認甚至縱容汙染企業肆意破壞SA真人的生命之源,而對於那些奉GDP為圭臬的地方政府,不妨課以行政和司法問責。

另一方麵,還應該從長計議,以頂層設計製定最嚴格的地下水管理措施。去年4月,國務院印發《水汙染防治行動計劃》,明確提出,全麵控製汙染物排放,切實加強水環境管理,到2030年,全國七大重點流域水質優良比例總體達到75%以上,城市建成區黑臭水體總體得到消除,城市集中式飲用水水源水質達到或優於Ⅲ類比例總體為95%左右。

也要注意到,這個被稱為史上最嚴的“水十條”,更多關注的是地表水的概念,地下水尚未進入治理視野。當然,淺層地下水的汙染,與地表水的汙染存在“相互影響”的關係。舉凡淺層地下水被汙染的區域,其地表水也一定被嚴重汙染。這樣的互動關係恰恰說明,在水汙染的治理上應該標本皆治,協同治理,同步進行,而不能隻是單向突進。

盡管目前的《水汙染防治法》對地下水汙染有專章規定,但是,地下水排汙在中國沒有嚴格、明確的規範,基本上處於一種放任自流的狀態。應該盡快提高對地下水汙染的認知程度,並出台同樣嚴厲的治理措施。我國地下水汙染已經到了不得不正視、不得不從根本上遏製的時候了,再不治理,不僅農村地區,城市也將難有清潔的水源。

說到底,地下水汙染治理,信息披露不是問題,也並不存在技術上的門檻,關鍵在於行動,而不能隻是喊“狼來了”;關鍵在於SA真人是不是真的有決心轉換發展方式,是不是願意從以往粗放式、以犧牲環境和民眾健康為代價尋求發展的思路走出來。水,既是SA真人生活的必需品,也是一個社會的公共品,其公共特征決定了,政府在這一問題上責無旁貸。